心谪

特爱周叶,喻黄
特爱忘羡,曦瑶,薜晓
特爱花怜,双玄,权引, 谷戚
特爱冰秋/九 ,漠向
特爱执离,光钤,双白,孟仲


刺客列传,魔道祖师,天官赐福,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全职高手

反攻什么的?不存在!

流晚:

打赌的第三辆车,别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发,我会告诉你,我懒我不想写我忘了吗? @Lenoraphal_寒兔 点的梗不过有一点小出入


————————


    蹇宾生气了,很生气,很生气的那种。
   原因无他,因为慕容离反攻成功了。
    几个王上坐在一起全都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正在揉腰的执明,蹇宾愤愤开口“蠢明~你说说你成天混吃等死就算了,现在就连攻的地位都保不住了,你还有什么用,我要是你就现在从昱照山上跳下去得了。”
    陵光坐在一旁,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就连孟章都抿了抿唇差点控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唇角。
   执明恼羞成怒,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然后差点闪了腰“死煎饼你有什么好得意的?本王好歹还攻过,而你……”边说边扶着腰围着蹇宾走了几圈上下打量着开口道“而你从来就只是被压的份儿,还是被一个比自己小四岁的压了,一大把年纪了,你丢不丢人”。
    “死王八,你找死”(╯‵□′)╯︵┻━┻


    “我怕你啊”(* ̄rǒ ̄)


   大殿里一阵鸡飞狗跳,蹇宾气的差点没活拆了这儿,同时下定决心一定要上了齐之侃给这个没脑子的蠢明看看。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另一边的仲堃仪齐之侃等人早就在心里暗暗防备着了。


    仲堃仪想的很简单,他家王上那么娇小可爱的如果被反攻了,那他人可就丢大了。
    齐之侃本来无所谓,随着蹇宾高兴就行,但架不住其他几个人的洗脑啊。
    连慕容离都攻了,咱们三个本来就是攻这要是再受了,脸还要不要了?


    所以……


   “参见王上。”


   “小齐不必多礼,快起来”蹇宾一路小跑着去扶起了跪在殿中的齐之侃“前些日子孟章送了本王一些天枢特有的烈酒,近日闲来无事,本王也许就没与小齐好好说过话了”言下之意,再明了不过!


    天枢地势偏寒,故而酒烈了不少,为了防止喝醉后事情不受控制他还专门在酒里下了让男子短暂时间身子酸软不能 勃 起 的药物,自己却是先服了解药。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正当蹇宾准备就绪,把人都压在了床上,齐之侃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的时候,国师若木华在寝宫外求见。
   “本王不见,让他给本王滚”ε=ε=(怒°Д°)ノ


    “王上啊,老臣有急事禀告,十万火急啊王上”没过一会儿殿外就响起了哀嚎。


   正在用内力慢慢解决药效的齐之侃低声劝道“阿蹇,先去见见国师吧,现下我也跑不了”说完还苦笑了一声。
    “那本王去去就回”突然又有些心软的蹇宾只好更衣去见国师。


    殿外的国师感觉背后有点发凉。
 
   宫人出来宣国师进去,若木华看着座上的蹇宾不知为何,只感觉背上的寒意更重了。
    “不知国师漏夜前来,可有何要事”这话颇有些咬牙切齿。
    “启禀王上,老臣夜观天象发现紫微星大动,我天玑后继有人了。”
   
    此时寢宫内的齐之侃身上药效早已褪去,他的耳力好,隐约听着外头的说话声微微一笑。
    本以为有什么了不起得大事,正准备斥责国师的蹇宾不知怎的,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打发走了若木华回到寝殿,看见齐之侃还原封不动的躺在那儿这种不祥的预感却越来越强了。
    对自己第六感向来很自信的天玑王突然忆起了什么转头就往殿外走去“小齐先歇着,本王突然记起好像还有奏折没批完。”
    “都这么晚了,奏折明日再批也无妨,王上还是先安置吧”说着就下了床,几个大跨步走到蹇宾身边将人打横抱起。
    “啊,小齐你……放本王下来”。

本王的重生可能哪里不对(九)

以齐制宾:

兰心诺:



孟章的孕期综合征到了,方方土感受一下?




第九章




没几日,艮墨池便收到了,好久不曾有的,自家师父的来信。艮墨池想了想,好像上一次通信,还是三年前,他被师父推荐到子兑王爷的府上,成了毓骁小皇子和子煜世子的教书先生之后的事情了。




“爱徒墨池亲启:




为师已知道汝与小皇子之事,望三日后,与天枢王府书房内一见。恰逢汝骆珉师兄回来,可以相聚。




                                                   师




仲堃仪”




“师父这是要干嘛?师兄好好的在天权当将军,怎么跑回来了?”艮墨池有些疑惑的歪了歪脑袋,心里有了些猜测,却只是抿了抿嘴。想了想,给仲堃仪回了一封信。




仲堃仪收到信后,看到上面简洁的回答,笑了笑:“这个艮墨池,还是和以前一样。罢了,想来就来,不想来,我这个当师父的还能强求不成?”




“仲卿可是被你徒弟推拒了?”这时候,孟章扶着自己的腰,在下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我的章儿,你怎么来了。快坐下,孩子今天乖不乖,闹没闹你?”仲堃仪看到孟章,赶紧把信放下,过去扶孟章。




离预产期不到半个月了,现在孟章有一点风吹草动,仲堃仪都能紧张的要死。更别说,孟章每天都要按照御医说的,去小花园溜达一个时辰。




每天的那个时候,天枢王府的下人们,就能准时的看到,他们在官场上横行霸道的仲堃仪仲御史大夫,小心的扶着他们王爷在花园散步。那个样子,估计谁看了,都得眼珠子吓得掉一地。




“墨池这孩子,以前就倔强。那时候得了那种下场,我如何会不心疼。虽然后来我让骆珉把他救了回来,但是那八十一钉,早就伤了心脉。




再说他也心存死志,也就熬了几年,便去世了。只是可怜了他当初去开阳之前,留下的孩子。唉!”仲堃仪想着前世那些糟心事,不由的又搂住了孟章。




“仲卿别怕,这一回没有之前的糟心事,宗室问题也早早解决了。外邦有齐将军以及盟国天权在,那些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孟章看着又开始钻牛角尖的仲堃仪,有些无奈。




前些日子,两个人说开以后,就经常于耳鬓厮磨间,说起上一世的种种。




鉴于仲堃仪的小心眼,孟章经常能听到在他走了之后,仲堃仪说其他人的八卦。




什么执明是个傻子,慕容黎对他那么好,却还是和他兵戎相见了。害的慕容黎只留下瑶光和一根血玉发簪,不知所踪。




什么世家都不是东西,仲卿杀了他们之后,在世家的暗室里查抄出很多的金银。




什么艮墨池被毓骁赏了八十一根钉子,全身筋脉都断了,还忍着身体不适,给毓骁生了一个大胖儿子。可惜他自己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机,以后每逢阴天下雨,就全身难受不已。




什么毓骁也不是东西,想着他小叔叔不说,对艮墨池还那么坏。当初艮墨池死后,就不应该把孩子送回去。可惜枢居没有合适的人选,又是艮墨池临死的心愿。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欠了谁的,这辈子竟然又要被绑在一起。”仲堃仪每每想起上辈子艮墨池受的罪,就想把现在的小皇子毓骁打一顿。




“仲卿还是想想你的大弟子吧,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总是在天权兵营里,连个家都没成。你这个师父是不是得管管了?”孟章可是知道仲堃仪对骆珉的重视程度。




想当年啊,骆珉还是孟章亲自帮仲堃仪,在学宫里挑的呢。那时候的仲堃仪,看着骆珉在自己身边尽心侍奉,总是会想着,以后他和孟章的孩儿,也会在他年老的时候,如此的承欢膝下吧。




只是可惜,天不遂人愿。还好现在,他仲堃仪还能再次把孟章搂在怀里。




“说的也是,不过前几日听慕容黎和陵光吵架的时候,听闻镇南王世子,前阵子也去了天权。因为子兑王爷嫌弃他弟弟,总是游手好闲的。”仲堃仪想着上辈子,子煜世子因为他的计划白白丧了性命,也是心中有愧。




“你说,若是让阿慕容给骆珉在天权拉拉红线,成是不成?反正他当初随着慕容出嫁一起去了天权,你也不能指望他在这边找人家了。”孟章想了想,摸摸自己的肚子,给仲堃仪出主意。




“也是,名义上墨池这个小师弟都订下来了,骆珉这个大师兄还单着,怕是会被其师兄弟笑话的。也罢,我就去找找慕容黎。为了我们的大徒弟,我就去求求他慕容黎。”仲堃仪一咬牙,答应了孟章。




“嘶,仲卿,小腿又抽筋了。”孟章这时候忽然叫出了声。却见他小小的一个人,努力的想够自己的小腿,却够不到,只能让仲堃仪帮忙。




“章儿莫急,我来。”仲堃仪说着,把什么骆珉和艮墨池都仍在了脑后。什么都没有他的孟章重要!




“章儿,好一点没有?一会我让厨房准备些羊乳,这回可不许说不好喝了。你看看这几日你的小腿总是抽筋!”仲堃仪一边揉着,一边说道。




“我好多了,只是最近可能月份大了,总是想去如厕。再加上一碗羊乳,怕是晚上总想起夜。”孟章红了红脸,把不肯喝羊乳的原因说了出来。




“不是还有我吗?章儿若是晚上想去如厕,就叫醒我。”仲堃仪帮孟章揉好小腿后,拉着孟章的手说道。




“会不会耽误仲卿白天上朝?这几日本王看仲卿公务上很是劳累,回府之后,还要照顾本王……”孟章说着说着,就被仲堃仪吻住了,剩下的话语,都被含在了嘴里。顺着亲昵,一同咽了下去。




两个人亲昵了一会儿,就一起去吃了晚饭。等临睡之前,仲堃仪压着孟章,把一碗羊乳,一口一口的用嘴喂给了孟章。




等到了晚上的时候,仲堃仪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孟章死活都不愿意喝羊乳了。




大约在仲堃仪刚刚睡下一个时辰之后,孟章轻柔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仲卿,仲卿,你醒了吗?你扶本王一下。”




待给孟章批了衣服,去如厕回来之后,仲堃仪过了半个时辰才睡着。可是,没多久,孟章就又不好意思的叫醒了仲堃仪。




如此一宿,折腾了差不多四五次,让仲堃仪的脸上成功的多出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而孟章,则是在仲堃仪上朝之后,仍然沉沉的睡着。




仲堃仪发誓,一会再也不逼孟章喝羊乳了。“不过,还是要想想别的办法为好!”仲堃仪想着孟章总是抽筋的小腿,下朝之后,一溜烟的跑去了齐之侃的将军府。


【刺客列传】当四国中的一国发了喜帖...?!

以齐制宾:

"小太阳:



(一个关于发喜帖和收到喜帖的故事)

自天下太平后,大家都守着各自的城池过日子,平静又和谐。
直到这一天…


天玑
“小齐你看这些喜帖中咱们该选定哪一样式呢?”蹇宾拿着手中那一厚打的喜帖苦恼的问向坐在一旁的齐之侃。
齐之侃看着那一打喜帖样式也觉得头大,为难的说:
“样样都精致又好看,我也选不出…”
“的确,这喜帖很是重要。既要彰显出咱们天玑的气势又要饱含你我感情的深厚…”蹇宾手指点着被齐之侃摊开铺在桌上的喜帖,确是如齐之侃所言各个都足够精致好看可就是…
“总觉得缺了点什么”齐之侃在一旁皱着眉毛说着
两人都觉得这喜帖缺了点什么,什么呢?

“阿,小齐我知道了!”蹇宾一抚掌,道:“少了这个…”
蹇宾拉起齐之侃的手共同执笔,在其中一个喜帖上描画些了什么,齐之侃也从皱眉疑惑到喜笑颜开

所以,到底是什么呢?



天璇
陵光看着手中天玑寄来的喜帖,又想起自家那个如何也不开花的木头…
“唉”
这一声叹息被刚好推开殿门进来的公孙钤听到,心中一慌,赶忙问道:
“光儿可是遇到为难事了?还是…”
“我没事!”陵光止住公孙钤还没问完的话,瞪了他一眼,一甩手转身进了内殿
公孙钤眨巴眨巴眼睛,忽然上线的情商让他知道刚刚的那声叹气似乎是因为他…
公孙钤站在原地开始思考自己又做了什么让陵光不开心的事情。可想来想去,他今日可是一次“礼不可废”都没说过呢
“诶?”公孙钤突然看到了什么,他走向桌子,看到了被陵光丢在上面的…喜帖?
公孙钤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转身离开了寝殿,不知去了哪里…
而内殿还在赌气的陵光左盼右盼也见不到公孙钤进来,喊了一嗓子倒是叫来了守着的宫人

“公孙钤呢?”
“回王上,公孙大人,刚刚出宫了…”
“出宫?本王就在宫里他出宫做什么?!”
“奴才不知”

陵光挥退了宫人,咬牙切齿地却不知该和谁撒了这口气。公孙钤出宫莫不是又去见他那些知己好友?!
陵光的这口气一直憋到了晚上宫门快要落锁的时候,公孙钤才匆匆归来,陵光本想冷他一冷可一见到他那满腔的怒火就一下子被抛之脑后了

“公孙你这…”陵光看着公孙衣衫不整还带着泥泞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是心疼又是疑惑,只得训斥着一旁的宫人叫他们赶快准备热水和换洗衣物再去召太医来
“光儿我没事”公孙钤止住了陵光的慌乱和宫人们的行动,说:“让他们都先下去吧,我…”
公孙钤打进来便拎着一个破旧的口袋,里面似乎装着什么。
陵光压下心头的疑惑让宫人们都退下了

“公孙,你可是有什么想对我说?”
陵光试探的问着,公孙钤则面带赧意地将那口袋倾倒,倒在地上一对大雁,说:
“昏礼下达 ,纳彩,用雁。”
公孙钤只说了这一句便涨红了一张脸,嗫嚅着说不下去了。
但只这一句便叫陵光跟着他一起红了脸也红了眼。
娶亲六礼中第一要做的便是纳彩,陵光岂会不知,哪怕不知他也是知道大雁乃忠贞之鸟,从不独活。
公孙的心意…陵光抿着嘴怕让笑意泄出,假意咳嗽两声后又问:
“那,那你怎的去了那么久…”
一向稳重的公孙钤难得露出少年一派憨厚赧意的样子,摸了摸脸,说:
“我不甚射箭技艺,且需是活雁便更难些,所以…”
“噗嗤”陵光没忍住的笑了,看了看眼前一身狼狈早没了君子模样的公孙钤,又看了看脚下被公孙钤打晕的那一双大雁,说:
“真是个呆子”
可偏偏,这个呆子喜欢他,而他也恰好喜欢这个呆子。



天权

喜帖到天权时,因属于国与国之间的事务故被放到了众多奏折中,所以最先见到喜帖的人是慕容离。

红彤彤的一片很是显眼,慕容离看着喜帖,心中不知为何有些羡慕又酸涩

若说大婚,不该是他与执明么?

慕容离不禁想,若说叫执明见了这喜帖可会想到他们?

就在这时,执明伸着懒腰懒散着走了进来,揉着眼睛叫着慕容离的名字

“阿离~”



慕容离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将那喜帖藏在了奏折的最下面,神态自若的宛如什么都没发生过,像往常那样与执明说着没营养的话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执明望向他时眼底那一抹强颜欢笑



“小胖,你说阿离…”

“王上?”

“没事没事,你一边待着去吧!”

执明趴在石桌上,心里想着上午在书房被慕容离藏起来的喜帖。

执明也想与慕容离成亲,让整个均天的人都知道,为他们祝福。

他早已经准备了很久的求婚惊喜被这一张喜帖打乱了。并不单纯只是因为被人抢了先还因为…慕容离的闪躲

执明是真的很难过,这世间有什么比心爱之人不愿同你成亲还难过?

有,比这还难过的就是明知心爱之人不愿与你成亲可你仍爱他

哀莫大于心不死



执明猛的站了起来,吓得一旁偷懒的小胖也跟着站了起来

“王,王上?”

可执明的行动力哪里是小胖能跟上的,等他再望向执明刚坐着的石桌前,早已经没了执明的身影。



而另一边的慕容离则是难得陷入了沉思状态。

执明对他的感情他从不质疑,可今日见了天玑送来的喜帖慕容离却有些迟疑了

执明从不吝啬甜言蜜语等诸多情话,却从未说过成亲之类的话。

他曾说要自己留在天权,可,留在天权是仍做那向煦台中替他批改奏折的兰台令还是本该守在瑶光却长访天权的瑶光王?

慕容离看着手里拿着的朱笔和一旁的天权玉玺,自己又是以何身份坐在这御书房内批阅奏折的呢?

慕容离突然觉得没有执明在一旁聒噪的书房太过压抑,他看着大开的窗却觉得那窗漏进来的光烧灼着他



而就在这时,执明破门而入,带进来了大片的阳光与空气,阳光被执明挡在身后,而空气则围绕在气喘吁吁的执明周围

“执明?”慕容离通身的不适在见到执明那一刻消散在了房间里,他得救了

“阿离”执明大步走向慕容离,蜡拉起慕容离的手,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让慕容离将疑问咽了下去,一心看着眼前的执明。

这时,手掌心微凉,执明将什么放在了慕容离的手上包好,说:

“阿离,我是连长命锁都没戴过的人,长辈总担心这样会攒不住福气。但后来太傅曾为我打过一副长命锁供奉在庙里,说这样便能保我百岁无忧千岁无虞”

慕容离意识到了什么张口想说什么却被执明用手挡住了

“如今这长命锁在庙中已供奉数十年,现在我将这长命锁交予你手中,从此百岁无忧千岁无虞皆有你”

“我…”

“阿离,你可愿同我一起,共享天权盛世,举案齐眉到老…”

执明覆在慕容离手掌的手在颤抖,慕容离能感受到自己也跟着在颤抖

手掌仿佛重千斤,但他仍死死地握着

他说:

“我愿意”





天枢

孟章收到喜帖时,仲堃仪就在旁边。两个人对视一秒却又马上分开

“仲卿陪本王同去参加昏礼吧”

“臣明白”

然而往日仲堃仪在与孟章一番国事商讨之后便会离去,今日却…

“仲卿可还有事?”孟章望着对面有些踌躇的仲堃仪问道

“臣…”仲堃仪从衣袖中掏出一样东西奉到孟章眼前,说:“臣近日从枢国寺求来一圣物…给王上”

只见仲堃仪手中捧着一用红绳穿着墨绿玉珠的手钏,一眼望去便知不是凡品

“仲卿此礼太过贵重,本王心领了”孟章虽喜欢却没有接受,仲堃仪的心思他从来不懂

“王上,臣…”仲堃仪抬头望向孟章,可望向他的眼睛时一向巧言善辩的仲堃仪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他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出来:

“臣知王上尚未及冠,且心中满怀抱负,故不敢有非分之想。只是这手钏上所串乃是墨玉,枢国寺的大师说可报平安,只求王上收下…”

孟章看着眼前将自己卑微到尘土里的仲堃仪,伸手接过手钏直接套在了手腕上,没有看仲堃仪惊喜满足的表情,只轻生说了一句:

“本王还有两年便是弱冠之年了…”

聪慧如仲堃仪岂能不知此意,说:“君心似我心”



至于天玑的喜帖上到底是啥…

陵光:两只白猫和两个傻子

慕容离:一声守护两行诗词

孟章:加大号的“份子钱双倍”







【我天电脑坏了的第一天,完全手机打出来的这些,我觉得我的手指怕是要废了_(:з」∠)_

这个脑洞来源于我即将结婚的表姐,如今我应该是亲戚中我这一辈里最大也是唯一的单身狗了吧…唉

有可能有错别字大家帮忙捉虫哦

希望我电脑能赶快修好,不然手真的是要废了】




《爱你爱到断子绝孙》

以齐制宾:

箬菡(ฅ>ω<*ฅ)球球:



第九章:




        正在天界批阅折子的公孙钤不免觉得有些纳闷,之前陵光每天都会缠着闹自己,可眼下已经过去了三天,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公孙钤放下手里的折子越想越不对劲,捏了一个口诀赶往朱雀领域。




     “三殿下,有失远迎,里面请”陵璇听说公孙钤来拜访,赶紧将人迎了进去。




    “陵璇君,先前陵光托我写了一副字画,今日想着无事便给他送过来了”




      “小儿叨扰三殿下,还望恕罪,他这几日格外的安静,在寝宫待着呢”




      “陵璇君,您忙您的的吧,我自己去寻他”




      “三殿下请!”陵璇派小雀仙带着公孙钤去往陵光的寝宫走去。




       “少主,有客来访”




       陵光抬头一看竟然是公孙钤,赶紧遣退了众人,还没等公孙钤说话,就红了眼眶扑在人怀里。




     公孙钤单手设置了结界,搂着人纤细的腰肢紧紧抱住,轻轻扶上人后背“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公孙~我好害怕”




      “怎么了?”




      陵光抬起头泪眼婆娑的望着公孙钤,惹的人一阵心疼“蹇桓叔叔知道了蹇宾哥哥和小齐的事情,把小齐赶出了虎族,还把蹇宾哥哥关起来了”说着说着豆大的泪珠就往下落“要是父君知道我们的事情,怎么办?”




    公孙钤伸手揉了揉陵光的卷发“别怕,有我呢!”




   “我们会不会以后都见不到了?”




    “不会的,你放心”公孙钤笑了笑亲了亲人额头,眉眼“别哭了,还是笑着好看”




     “可是,可是我好担心小齐和蹇宾哥哥”




    “我带你去找他们”




     “嗯”




   陵光转身化作原形,缩小了身躯钻进公孙钤怀里,一道蓝光闪过,陵光床上多了一个身影。




   “小齐!他骗你的,你别信他”蹇宾紧紧拉住齐之侃的袖子,愤恨的看着面前的不善之人。




   “我有没有骗人,看他本体就知道,神之大陆除了我毓氏一族,哪里还有纯种雪狼,他正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




   “就算小齐是雪狼,是你毓家人,可是你们从小就抛弃了小齐”




     毓埥的眼神儿暗淡下去显得有些伤感“那都是迫不得已的,再说他如今被逐出了虎族,只身一人很难在神之大陆立身……”




    “毓埥王不必多说,齐某人自小独来独往已经习惯了,不想卷入这些是非”




   “小齐,毓家大门永远为你打开”毓埥见齐之侃不为所动,不禁有些焦急。




    蹇宾低头不语,一直抓住齐之侃的袖子不肯松开,当齐之侃拉着他离开的时候,才勾起唇角笑了笑。




    “多谢毓埥王好意,不过我并未打算回去”




   毓埥看着化成原形的齐之侃与蹇宾叹了口气,不知想些什么,想起齐之侃突然像下定了什么决心,“齐之侃,你只能是毓家人,只能为狼族效力”




     神之大陆之上,一匹雪狼一匹白虎奔跑在草原之上,打闹嬉戏,抱着对方在地上打滚,一道白光闪过,两道身影抱着在地上滚来滚去。




    “小齐?”




     “嗯?怎么了?”




     “对不起,你好不容易才碰到你家人,可是,可是我不想你回去,我怕以后都见不到你,我是不是很自私”蹇宾趴在齐之侃胸膛之上,有些不敢直视人的眼睛。




     “阿蹇,我从未想过要去什么地方,哪怕我被逐出了虎族,我也想默默的守护你,陪在你身边”




     “小齐~”




     “什么人?”齐之侃大惊,赶紧将蹇宾护在身后,警惕的盯着周围,将蹇宾吓了一跳。




     “原来你们在这里”




     “你是谁?”齐之侃紧紧盯着面前眼生的人。




     “在下公孙钤,想必你就是齐之侃,齐将军吧”公孙钤拱手施了一礼。




     “你就是公孙钤?经常听陵光念叨你”蹇宾看着面前人,谦谦有礼,如沐春风,不由的多了几分好感。




      公孙钤点点头。




        “咦?哪儿来的肥雀儿?”蹇宾看了看公孙钤衣襟里的小脑袋,故意问到。




      “蹇宾哥哥,我可是来帮你的”陵光从公孙钤怀里钻出来,飞到地上现出原形。




    蹇宾上前揉了揉人的脑袋笑了笑“我知道,阿陵最好了”




     “对了,现在蹇桓叔叔到处派人找你们呢!怎么办?”




     “怎么办?跑喽,要是让父君抓住我,他肯定把我关起来,然后剥了我的老虎皮”




    听完蹇宾的话,陵光不由的缩了缩脖子,想起来自己被扒光毛的样子,一句好丑,脱口而出。




    看到蹇宾和齐之侃要炸毛的样子,赶紧躲在公孙钤身后“我在说我”




     “现在蹇桓君正在气头上,不如先躲一段时间,等他消消气再说”公孙钤看着躲在自己身后还不忘扯自己头发的陵光有些无奈。




      “现在父君肯定去找其他三家叔父,要在神之大陆逮捕我了,小齐,要不你离开吧,去狼族,毓埥是你兄长,不会亏待你的”




     “阿蹇!”




      “齐将军可以暂时去我府上躲一段时间,天界,没人敢乱来的”




      “这个可以,可是,蹇宾哥哥怎么办?以后他们见面怎么办?”




    正在几人愁眉不展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人群的躁动,公孙钤赶紧施法打了一个结界,众人看着虎族从身边经过,气都不敢大喘,直到虎族的人离开,众人才松了口气。




      “齐将军跟着我去天界,至于蹇宾,向蹇桓君认个错,使个苦肉计毕竟血浓于水,会没事儿的,至于见面,我可以暗中帮忙,蹇桓君总会给我几分薄面的”




       “这个可以,可是,苦肉计?要怎么使?”陵光一脸的纠结,看了看众人都是一副迷茫的眼神儿。




      “要不就说是别人打伤了你”




       “我父君最护短了,他还不领兵打到人家里去,再说,我可是白虎少主,谁敢不怕死的打我主意”




       “就说你寻不到齐将军,放弃了,死心了,再道个歉也就好了”




     众人看了看公孙钤,直把人盯的有些不好意思“这么看着在下做什么?”




     “看你风度翩翩,怎么歪心思这么多?”




     “……阿陵!!”




    公孙钤拿出一枚药丸递给蹇宾“这没什么害处,最多让你虚弱两天,我先送阿陵回去,然后带齐将军去天界,等过一段时间,我在想办法让你们见面”




    蹇宾接过药丸拱手致谢“有劳”




     蹇宾看着他们消失不见,吞下药丸一步步往虎族走去。
 
    “少主,少主回来了”




     “快,去通知君上”




      蹇宾看着涌上来的人群,昏昏沉沉的说不出来的难受,倒下之际看到了蹇桓焦急的神色,再次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蹇桓坐在了自己床头。




    “父,父君……”沙哑的声音将自己都吓了一跳。




     “宾儿,小祖宗,你可算醒了”蹇桓怒骂一声赶紧将人扶起来喂了两口水“你都昏迷两天了,这些天你都去哪了?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听着蹇桓的声音,蹇宾只觉得心头一酸靠在蹇桓怀里红了眼眶“父君~”




     “怎么了?”蹇桓听着人哽咽的声音心疼的不行“谁欺负你了,告诉父君,父君给你报仇”




    蹇宾搂住人的腰趴在人怀里,强忍着不让泪水滑落“父君,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蹇桓拍了拍人后背叹了口气“你没事儿就好,知不知道下人来报说你以死相要挟,本君都快吓死了”




     “父君,我找不到小齐了……”




     “本君只是气话,赶小齐出去也只是一时冲动,本君已经派人去寻了”




   听闻蹇桓的话,蹇宾心头已经,他这是同意自己和齐之侃了么?可是他又不敢去问。




    “父君,你快些派人寻小齐,他一人在神之大陆很危险的”




     “小齐永远都是我虎族的人,别人谁敢?宾儿放心,你先好好休息,本君命人做些吃的过来”




    “嗯”


如果还能重来一次

以齐制宾: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宴会中,毓骁坐正艮墨池对面,而艮墨池与骆珉坐在了一块。




[墨池,你试一下这个,你会喜欢吃的。]整个宴会上,骆珉一直给艮墨池夹菜,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




艮墨池有些招架不住,他想拒绝的,但是,他也想让对面的毓骁看看,误会还是什么都好,他已经不是楚亘宁了,他是艮墨池,是天枢医丞。




毓骁肚子里闷了一口气 ,一天之内大起大落已经让他非常疲惫了,但是,他不能认输,即便天枢所有人都说,艮墨池一直待在天枢不曾出过国境。他知道,现在的艮墨池就是当初的楚亘宁,只是他的阿宁不愿意承认罢了。




对面此时的让毓骁感到自己受到了重击,面对骆珉,艮墨池太乖了。人家看起来才像一对呢。毓骁闷了几杯酒,脑袋一发热径直端着酒就去找艮墨池了。




[艮先生,本王敬你一杯。]




艮墨池见到毓骁,就知道他已经喝醉了,正想起来扶毓骁一把,结果,旁边的骆珉抢先了一步,端酒正色道[墨池身体不佳,就让在下干了这杯酒吧。]说着,骆珉一口干了酒。




毓骁正想发作,艮墨池立刻起来说[王上您喝醉了,下官扶你吧。]




毓骁被艮墨池的主动安抚了。




[啊啊啊啊]主人席那边传来了尖叫声,天枢王孟章,正躺在仲堃仪怀中吐血。


为什么我一出门就倒霉 光钤/孟仲(二十一)

以齐制宾:

*冰恋薰*:



           要解释嘛,肯定是要有个计划,裘振这里他自己不担心,问题是执明那里,为了防止那只死王八把人往更深处带去,裘振眼神警告慕容离跟着去,别把事情搞砸,当然慕容离是一定会跟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警告一下比较好,然后示意蹇齐这对爱情鸟也是后面跟着,对于执明这个坑货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至于公孙钤这里他想只要计划得当,他和啟昆是没什么问题的,陵光和孟章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也不说话,很快裘振应该就会明白对与仲堃仪,只有更坑没有最坑,对与公孙钤就是就算没有牛角尖钻,他也要拼命找牛角尖钻,当然裘振那么积极的原因就是他父亲知道了事情,每次看到他都是一阵长吁短叹,一脸儿砸啊,你破坏人家感情不怕被雷公当点心啊,搞得他都快做噩梦了,陵光和孟章静静看着他们走出去执行他们的计划,然后两人眼神同时看向还坐在一旁就差一点就亲上去了蹇齐二人,虽然蹇宾真的很想就这么亲下去,但是奈何旁边两人的视线感实在是太强,蹇宾终究还是亲了一下拉着他媳妇儿走出门跟着执明和慕容离去了,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他们换个地方秀恩爱,闪瞎别人去了。




            裘振这边还是一开始还是好的,他们趁着公孙钤路过小树林时一把把人拉进小树林里,公孙钤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回过神后奇怪的看着他和啟昆,不知道他们要干嘛,看着眼前这人裘振不禁感慨,陵光那个霸王龙到底是去哪里把人拐来的,一看就是个不会在外面乱来的人,接下裘振就知道公孙钤了钻牛角尖的本事,他解释了一大堆,最后公孙钤反而觉得是他破坏给他们道歉,什么和什么啊,你是没看到我男朋友站旁边是吧,你居然还觉得我和陵光是一对,这个脑洞你可以扔掉了好不好,他早说了当初他撞到椅子一时没站稳,而陵光在一旁笑都不扶他一下,他气不过所以拉了陵光下水,陵光还没反应过来,就造成了他看见那种结果,裘振很想吼一句你听明白没有,他想了所以他照做了,公孙钤愣愣看着化身火爆龙的裘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随后裘振又吼了一句,明白就赶紧去和陵光和好明白吗,看到公孙钤又愣愣的点了点头,裘振点了点头转身拉着啟昆往超市跑去,跟公孙钤解释真是渴死了,他算是看出来这根本就是智商超高,情商为负的家伙,裘振突然想起他们离开时陵光那似笑非笑的脸,他就知道没好事。




           执明这边要不是慕容离拦着,他差点没上去掐死仲堃仪,他愧疚那么久,结果最后仲堃仪却是因为他误会孟章所以他拉不下脸去和孟章道歉,果然没有最坑只有更坑,执明想起他们离开时孟章那似笑非笑的脸就想一拳揍上去,孟章应该是知道这是个坑货,也不提醒他一下,仲堃仪一开始头脑一热就分手,后来冷静下来慢慢想再结合学院你的流言他大概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再加上执明整天和慕容离出双入对的他想无视都难啊,但是他拉不下脸去道歉,他怕孟章那个金刚芭比打死他,最后在仲堃仪的一再保证下他会去和孟章道歉解释清楚,执明才歇火放过他,至于仲堃仪嘛,别人都给他台阶下了,他也应该顺坡下了。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苍穹山车神:

痛之妖精:



写作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执离】落叶满长安

何满子:

——————————————————————————
   “南疆有匪,特召将军。”
    他跪在那里,没有抬头。
   “臣接旨。”
——————————————————————————


   “王上,太傅交代了,慕容公子从此就是您的伴读了。”
    执明不喜欢有伴读的感觉。说是伴读,还不如说是太傅给他寻来的一个拘着他的小太傅。
    慕容离。慕容氏的遗孤。
    他抬头去看,那一抹红撞进他的眼睛。从此以后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慕容将军的独子便是王上的逆鳞。


    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执明站在城楼上向下看。那清瘦却笔挺的身形上压着暗红的铠甲,风很大,他一次也没有回头。
    于是执明不禁想起那次宫变。四处都有大火在烧,握着剑,孤身一人面对叛军,那一瞬间心里全是绝望的浪潮。
    直到慕容离带兵撞开宫门。他一路杀过来,满身是血,狠狠攥住自己手臂的手颤得厉害。


    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自己不愿意信他。执明看不见那一个红点了,慕容离带着军队浩浩荡荡地前往边疆,他一个人迎着风站在城楼上迷惘。
    是自从知道自己是慕容氏复仇路上的一块砖头?自从宫变中太傅的死,他怪他弃卒保车?还是在长时间的战乱中,他怪他让自己一无所有?
    执明记得那个风凉的晚上。慕容离想说什么,他却不愿听。他怕他说出的话掀翻自己一贯的坚持,他怕自己崩溃在原地,彻彻底底地因为自己的愚蠢沦为笑柄。
    执明觉得自己是累了。


    匪军凶悍,慕容离打得吃力,饶是如此也占了上风。只是当那一支流箭在他低头的一瞬间狠狠擦破他的脸颊时,慕容离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虚无。
    他忽然很想问执明一句话——第一次见到自己时,那句“妙人”是说的自己,还是自己的脸?如果不是这般皮相,那么后续会是什么样子?
    眼角的伤口撕裂,血珠滚下来的时候,像是一行血泪。
    慕容离觉得自己累极了。
      
    后来班师回朝,副将颤抖的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支血玉簪子,簪子上沾了暗红的血泥。
   “慕容将军在战中伤了眼睛……他……末将……末将只找到这支簪子……”
    执明盯着簪子,像是要把它看出来一个洞。
    那是慕容离十八岁时,他从塞外回来,自己送给他的。
   “阿离你知不知道送簪子是什么意思?”
   “啊?”
   “没什么,我们今天出宫去玩吧。”
    有武将的身份拘着,簪子慕容离一次也没戴过,执明本以为已经丢了。
    他忽然把一切都想通了。


    天下平定。执明把国事交给宗室子,秘密交代一番,一路南下。
    他打定主意要找到他。多年前执明第一次见到慕容离,一瞥惊鸿不假,真真正正忘不了的却是他的眼睛。风流地向下勾一点,眼里流的是让执明心向往之的色彩。
    找到他,然后告诉他,把簪子给他戴上,从头来过。君不是君,将军不是将军。只是执明和慕容离。
    他带着几个暗卫,奔赴南疆。
    一路上细细问过。找不到,就不回去。


   “多谢。”执明放下碗,撂下银钱,飞身上马,疾行而去。
    风有些大,上马时扬了不小的尘土。
   “店家,上茶。”微微沙哑的声音唤过伙计。
    这公子长得真是好,只可惜半边脸上长长的一道疤,穿过眼角,狰狞可怖。
    小二暗暗怜惜,一边端过茶碗,一边自来熟地问:“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京城。家里虽然没有别人了,可也是要落叶归根。”那公子答话,脾气好得很。
    生得好,人也好,偏偏……小二又在心里感叹上天命数:“那公子不回来了?”
   “南疆是埋骨之地,回来做甚。”


-END-
       


       
       
      


     
     

蓝色的封面~(随便乱来的)(蓝色完整版看评论)CP:陵光X公孙钤(光钤)

刺客小短文 新的一年

唯陌浅殇~:


新的一年了,四国决定在一起聚聚。但是因为是第一次聚,所以大家没有想好在哪里聚,于是四国的家长们就一直讨论这个话题。


以下来自飞鸽传书-----


公孙钤:各位,光儿有孕在身,不方便走动,所以可否在天璇聚啊?


仲堃仪:我家章儿身体也不好啊……


执明:我家无所谓啦,反正都是聚嘛。


蹇宾:我也随便。


于是,公孙钤和仲堃仪开始了讨论。


仲堃仪:公孙兄你也是知道的,章儿身体实在是不好,一到外面就感冒。


公孙钤:可是仲兄,光儿有孕在身,也不好出门啊。


仲堃仪:可是……


公孙钤:仲兄,天枢王冻也冻不死,可是光儿不一样啊,万一把孩子冻死了咋办啊。


仲堃仪:你说谁死呢,章儿怎么说也不至于冻死啊。


公孙钤:仲兄今年就先在天璇吧,下次再在天枢聚吧。


仲堃仪:就在天枢吧,我天枢有最好的烈酒。


公孙钤:我天璇有钱布置得起宴会厅。


仲堃仪:你说谁没钱呢!


公孙钤:哎呀,仲堃仪你能不能别墨迹了,在天璇聚能怎样啊!


仲堃仪:那在天枢聚又怎样啊!


公孙钤:哎呀,仲堃仪你就答应我得了!


仲堃仪:哎呀,行吧行吧,说不过你。


公孙钤:谢了仲兄,我一定将你们家的房间布置得很暖和的。


仲堃仪:说好了啊!


公孙钤:好!


于是,天枢一家就开始准备去天璇的事宜了。


而接到消息的蹇宾和执明,也收拾收拾东西出发去天璇。


天玑马车上


齐之侃抱着蹇衡,蹇衡正睁着大眼睛看着蹇宾咯咯地笑,手还拽着齐之侃散下来的小辫子。


蹇毅和洛忻在聊天,说自己很期待这次宴会,因为他还没见过陵光和孟章呢~


齐之侃看着三个孩子,感觉幸福满满,于是靠在了蹇宾怀里,怀里还抱着蹇衡。


蹇宾环住爱人的腰,弯了弯嘴角。


天枢马车里


仲堃仪给孟章和两个孩子加了一件披风,马车有些颠,孟清就躺在仲涵轩腿上睡觉。


仲堃仪看着昏昏欲睡的孟章,替他把身上的衣服紧了紧,又将他搂在自己怀里。


孟章在仲堃仪怀里拱了拱,睡了过去。


天权马车里


天权三父子继续保持着泥石流的作风,三个人一会讲讲鬼故事,一会说说笑话。


过了一会,执明又拿出几张纸和三支毛笔,于是,三个人又画起了王八。


慕容离在一边,表示很无奈。


而天璇宫里


公孙钤一直在布置宴会厅,陵光安心养胎 公孙熙边陪母亲边看书,两个人偶尔会讨论讨论宴会什么的。


公孙熙期待宴会不是因为别的,完全是因为蹇衡,他想自己的小衡儿了……


陵光摸摸公孙熙的头,说:“小熙别急,他们马上就到了。”


在第二天,最先到达的是执明一家。公孙钤带着公孙熙一起迎接。


“公孙王夫?怎么就你一个人,天璇王呢?”执明问


“王上身体有孕在身,所以就没来,还望天权王见谅。”公孙钤作了个礼说。


“啊,理解理解。”执明说。


“里面请。”公孙钤对执明说。


执明点点头,跟了进去,执靖勋和慕容瑶还有公孙熙也在后面跟着。


小孩毕竟是小孩,三个孩子聊着聊着,就熟悉了,于是,三个孩子就在一起玩,公孙钤有点担心,万一公孙熙被带了怎么办……


又过了一会,蹇宾一家到了,公孙熙一听,立马冲了出去,看见齐之侃怀里的蹇衡,就伸出手要起抱。


齐之侃笑笑,对公孙熙说“小熙我们先进去好吗,你看,衡儿都冷了。”


“嗯嗯嗯!”


又过了一会,仲堃仪一家也来了,这下,人都到齐了。


晚上,宴会厅---


公孙钤特地没有设王座,聚会嘛,还是不设的好,对此,蹇宾表示很满意。


大家在一起吃饭,仲堃仪一直给孟章夹菜,仲涵轩也学着父王的样子给孟清夹菜。


公孙钤时不时和蹇宾聊几句,而陵光和慕容离则聊得开心。


执明和慕容瑶,执靖勋,蹇毅,洛忻玩,玩得不亦乐乎。


公孙熙一直盯着蹇衡看,啊,衡儿钻进齐叔叔怀里了,好萌好萌!衡儿笑了,太可爱了!


公孙熙看了一会,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戳戳蹇衡的脸。


蹇衡则拍手咯咯地笑,突然伸出手,口齿不清地说“哥哥……抱抱……”


公孙熙笑了,去抱蹇衡。


齐之侃看着两个孩子,笑了。


这时,外面一阵声音传来,大家仔细一听,原来是百姓们庆祝呢,天璇元旦的晚上,百姓们都会去街上庆祝,好不热闹。


正巧,大家饭也吃过了,于是各自回去,穿好衣服,一行人出了宫。


一出宫,孩子们就撒了欢地跑,侍从们只好在后面紧紧地跟着,生怕王子们磕着碰着。


蹇宾紧紧拉着齐之侃的手,十指相扣。齐之侃看着百姓们的幸福生活有点羡慕,想念在山上的日子了。蹇宾轻声说“小齐,等我们回去了,就回山上小住几天吧。”“嗯,好。”齐之侃笑了。


公孙钤扶着陵光,好在肚子不是特别的大,但是陵光却活生生被公孙钤捂成了个包子,嗯,真的很像包子……


仲堃仪也搂着孟章,两个人聊着天,商量着什么时候也在天枢办个这种活动。


而执明难得没有和孩子们去玩,而是紧紧拉住慕容离,生怕阿离走丢了。慕容离无语:明明是你才会走丢的好吧……


“父后父后~”孟清跑过来,将一个糖人递给孟章说“这是我自己做的,你哦~”


孟章接过,看着糖人,虽说不是特别像,但是,至少也是孩子们的心意……


而剩下的孩子们也带回了自己的糖人,送给了自己的父王夫后。


大人们一看,瞬间来了好奇心,于是也去做了糖人。


“小齐,你看,我做的你好不好看~”蹇宾拿起一个糖人问


“嗯,好看~宾宾,你好看吗?”齐之侃也拿起一个问。


“当然。”蹇宾亲亲齐之侃的嘴角说。


“堃,我不会啊……”孟章有些烦,他怎么做也做不好……


仲堃仪笑笑,将孟章环在自己怀里,“我教你,这样,这样,然后再……你看,做好了。”


陵光做出了一个包子,递在公孙钤嘴边,公孙钤张嘴含住,咬下来一块,递给陵光。


陵光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人看他,于是张嘴,含住了糖,却被公孙钤锁在怀里,被吻了一通。


而执离那边就不咋乐观……


“阿,阿离,我不是故意的……”执明拽拽慕容离的袖子说。


“这可是我的新衣服,你就这么给我弄上糖浆了,你……你……我不要看见你!”说着,就起身要走。


执明赶紧跟上,“阿离我真的错了阿离……”


“别跟着我!哎,哎哎哎,执明你干嘛,放我下来,你造反啦你!”突然被抱起,慕容离着实被吓了一跳。


“阿离自己不回来,我就只好把你抱回来了。”执明将慕容离放在椅子上说。


慕容离笑了,摇头无奈。“真是个傻子……”但,很幸福呢……


有你在,真好……